青竹蛇儿口,黄蜂尾上针。两般由是可,最毒妇

青竹蛇儿口,黄蜂尾上针。两般由是可,最毒妇

  青竹蛇的毒牙,黄蜂的毒刺都是很狠毒的东西,但是它们都是可以看到的

  这根本比不上,女人的心思,因为女人如果由爱生恨,那么她的心计是极其可怕的

  出自:封神演义

  马氏曰:「妾身原是朝歌女子,那里去离乡背井?子牙从实些写一纸休书与我,各自投生,我决不去。」子牙曰:「娘子随我去好。异日身荣,无边富贵。」马氏曰:「我的命只合如此,也受不起大福分!你自去做一品显官,我在比受些穷苦。你再娶一房有福的夫人罢!」子牙曰:「你不要后悔。」子牙点头叹曰:「你小看了我,既嫁与我为妻,怎不随我去?必定要你同行。」马氏大怒:「姜子牙你好就与你好开交;如要不肯,我与父兄说知,同你进朝歌见天子,也讲一个明白。」夫妻二人正在此斗口,有宋异人同妻孙氏来劝子牙曰:「贤弟!当时这件事是我作伐的,弟妇既不同你去,就写下一字与他。贤弟乃奇男子,岂无佳配,何必苦苦留恋他?常言道:『心去意难留。』勉强终非是好结果。」子牙曰:「长兄嫂在上,马氏随我一场,不曾受用一些,我心不忍离他,他倒有离我之心;长兄吩咐,我就写休书与他。」子牙写了休书,拿在手中道:「娘子!书在我手中,夫妻还是团圆的好。你接了比书,再不能完聚了。」马氏伸手接书,全无半毫顾恋之心。子牙叹曰:。「青竹蛇儿口,黄蜂尾上针。两般由是可,最毒妇人心?」 马氏收拾回家,改节去了不题。


上一篇:隐士怎么打阿卡,全屏躲不过去啊,破风符又推

下一篇:没有了